蔡雷谈 Visual Case(二):没有互联网思维,专注实干

故事

蔡雷谈 Visual Case(二):没有互联网思维,专注实干

Visual Case 团队 2020年03月10日

Visual Case 团队 2020年03月10日

近些年来,“工匠精神”曾被数次提及,它就像一套模板化的宣传口径,创业者找钱的本事与日见涨,而真正追求产品极致的行动,少之又少,弥足珍贵。

蔡雷就是这样一个追求极致的程序员。作为 CEO,他沉着冷静,独有见解;作为程序员,他汇编到 C,无所不通;作为创业者,他理智变通,善于总结;蔡雷很少用俗成视角去看待事物,不会被IT框架思维所束缚,这也正是他的不同之处。

做软件,免费是绕不开的话题,它如同一个黑洞,摧毁着无数创业公司和产品。因此而成就的项目也早就在服务上疯狂吸血,形式上的免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再去推崇免费软件,对用户来讲,无异于掩耳盗铃。

免费,使很多创业公司,走上了一条纠结于商业模式创新之路。

谈及免费软件,蔡雷更直接的说“免费这个东西,它不以产品为核心价值,老想着在别处弄钱,因为产品本身不赚钱的关系,反而要从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走另一条依赖资本的路,那么这个产品很可能就死掉了。”

去掉免费的束缚

马云说过:免费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

在蔡雷看来,产品首先要解决问题,才能在市场上立足。作为一家产品公司,不能去做免费,不能把心思用来拼用户数,不能进行没有意义的补贴。产品初期,不太可能全顾及到,就好比是做一把好螺丝刀,让它质量过硬,扭好螺丝,产生实用价值,然后把盈利再补贴到研发上,再来用某种方法补贴用户,这个时候才能谈商业模式的创新,才能谈到系列产品线。

近两年,很多人越来越感受至深的,恐怕就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以及“免费最贵”。

蔡雷说“做免费的问题在哪?现在这个东西不要钱,我们整条线的收入没有了,收入没有,我们就很难对后续研发进行继续投资,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们投资了一个没有收益的项目,对信心都是一种打击。第一,让我们内部对项目评估整体下降,产生悲观情绪;第二,丧失解决问题的热情。我们解决问题但不赚钱,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这是条死路。”

我不是互联网创业者,做 Visual Case 与摊煎饼没区别

“让劳动者皆有所得,是我们国家的国策。事无分大小,但我们小公司做事,应当更务实,不能被网上流行的有些观点误导,下大棋、烧大钱,这是自寻死路。”

“做软件产品,跟做小吃没区别,我没有互联网思维,想的只是如何解决问题。”蔡雷这样说。

没错,变现和盈利能够让企业更加专注产品,专注解决问题、优化业务。世界上各个优秀的企业也都是这样的。作为一款软件产品,如果 Visual Case 不为解决实际问题而生,转而在商业模式上创新,从某种角度说,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蔡雷认为,不跟风、不急躁,专心解决问题,坚持不懈建立护城河,是 Visual Case 历四次迭代越来越出色的根本原因。

点塔七层,不如暗处一灯

美国发明家狄恩.卡门认为,“工匠精神”的本质,是“收集改装可利用的技术来解决问题或创造解决问题的方法从而创造财富,并不仅仅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更是让这个国家生生不息的源泉”。

简单来讲,我们这个时代的创业者,因某个产品而获取了财富,是因为他们的产品满足了需求而附带产生了利润,而不是反过来,要为了迎合市场风向,像抛石子那样扔一个产品进去,试探能否砸出宝箱。

蔡雷谈到,很多时候就像继承了“妈妈的做饭方法”,“妈妈那样做,所以我就那样做”,大概就是软件行业的一种弊病。

“策略上不因地制宜,产品也不会得体。渐渐地,我们知道自己不可以做什么,这点非常重要,而 Visual Case 就是我们点的这盏灯,照亮用户的思维与视野盲区。”

business

花呗 12 期免息

三种规格,正在热销

点击此处了解
查看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