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雷谈 Visual Case(一):我的理想是做出好产品

故事

蔡雷谈 Visual Case(一):我的理想是做出好产品

Visual Case 团队 2020年03月09日

Visual Case 团队 2020年03月09日

作为 Visual Case 的设计者,蔡雷对产品有着深沉独到、近乎匍匐式的见解。对于如何做出一款好产品,有人说靠技术,有人说是团队。蔡雷认为,最重要的是人心。

我们沉淀了三年时间,前后四次迭代,才有了现在的 Visual Case。

蔡雷说“做一款好软件,最重要的是人心。软件产品有生命周期,有的要抢时间,有的却要花时间去慢慢运营,寻找改进空间。很多时候需求很明确,但就是搞不出来简单有效的解决方案。”

一款软件的研发周期,从 idea 到雏形,大概需要几个月时间,很多人都会拿这样的东西去销售。蔡雷要求很高,Visual Case 从雏形到简单有效,经历了四次迭代,最后又用了 10 个月时间,反复调整设计让它简洁实用。

对于一款好软件产品来说,除了落地之外,还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和心血。从研发到测试,长维护周期带来的成本相当高,软件好不好用,能够帮助你到什么程度,一用就知道,自己的感受是不会骗人的。

蔡雷说“我们花心思去研究真实需要、花心思做设计、花精力做减法。就是为了让大家,简简单单地用上一款真正有用的软件。”

以“痛点”为出发点

Visual Case 不仅仅是办公软件,更是我们基于对工作场景的洞察,锁定一种急迫的需要,给出了改善效率的解决方案。

Visual Case 抓住人们在工作中无法有效管理问题的这件事,在 Visual Case 的研发、沉淀、调整、落地上花了 20 个月时间,锤炼出了三大工作视野,四种状态视野,在操作上简洁效率,利用大脑记忆中神经元关联的特有形态,解决了问题碎片管理中的收益问题。

不照搬功能,直击业务需求

人们不喜欢复杂和啰嗦的东西,这个特性本身就是一种需求。

Visual Case 并没有按照常规出牌,摒弃了“将办公软件功能照搬出来”的做法,反而在追求自我业务实现的基础上,精益求精,大刀阔斧的删除不常用的、多余的设计,最终突出独有特色。

因此,蔡雷坚决认为:不是每个功能都有资格被加进Visual Case中。

持续提升品质

蔡雷的主导会在产品上表现出温和、持续的稳定性。

在软件、互联网项目平均寿命 10 个月的大环境里,Visual Case 所表现出来的韧性及对市场的适应度,超越大多数产品。Visual Case 最近的一次大更新,已经兼容了 Windows 10 1809/1909,足以显示出对未来研发计划的自信心。

抛弃对标,实用性创新只是起点

不是中国用户不买软件,而是因为卖的太贵或没有解决问题,几十年来,本土软件的目光都在对标,不在用户的手头上。对标会令人迷失方向,这是软件业长期暴露的问题,会剥夺企业解决问题的能力与视野。

蔡雷说“不迷失方向其实做的到:关注核心需求,耐心点,做个傻子,别在商业模式上创新。如果我们造的“螺丝刀”按月收费,用户怕是要打死我们”。

一是要便宜,二是解决问题。

两年来,Visual Case 专注这两件事,似乎传达了蔡雷简单的心灵实用法则,我们也有理由相信,Visual Case 在他的引领下,能够成为中国软件中最具实用特色的软件产品。

business

花呗 12 期免息

三种规格,正在热销

点击此处了解
查看更多故事